朱建华:我的生日不是这天

有点年龄的上海人,恐怕没有不知道朱建华的。八十年代初,他和教练胡鸿飞在世界体坛卷起“朱建华旋风”,三次打破男子跳高世界纪录,尤其第五届全运会,他在家门口上海连续以2米37和2米38的成绩打破世界纪录,更是成为一代上海人的骄傲。朱建华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获得铜牌,是中国田径第一枚奥运奖牌。在今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上,并列冠军的两位选手成绩是2米37,代表中国参赛的运动员王宇的成绩是2米21。朱建华之后的中国跳高运动员中,只有张国伟曾有一次跳出2米38,还是比朱建华几十年前的成绩差了1厘米。说朱建华是中国体坛的传奇,丝毫不为过。因为在洛杉矶奥运会上未能夺金,当年的朱建华受到一些压力,早早退役,美国留学归来后在上海经商,慢慢淡出了观众的视线,但上海人并未忘记他。网上曾讹传朱建华健康状况不佳,事实上网上讹传的,是浙江排球运动员郑亮患病康复的视频,和朱建华没有任何关系。据我了解,朱建华在美国和中国事业发展都很好,生活安定。凑巧上海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的记者在卢湾少体校采访,我有幸参与一部分工作,碰到了朱建华本人。和人们印象中的朱建华相比,他的体重增加了很多,说话不紧不慢,走路不疾不徐,对身边每个人都十分客气,如果不是他超过一米九的身高,就和我们身边看到的上海大叔没有什么区别。在卢湾少体校,朱建华遇到自己当年的队友,寒暄、聊天、合影,直到记者来催促:该工作了,才走到孩子们中间。镜头面前的朱建华含蓄甚至带点羞涩,几句激动人心的话,他录了好几遍:“我这么说行吗?麻烦你们剪辑一下”,像个忐忑不安等待公布分数的考生。而在孩子们中间,他马上变得健谈起来:“我们当年训练都是水泥地,你们的条件比我好得多了。你们要珍惜啊,好好训练,争取早日出成绩……”

这次拍摄的主题是朱建华和中国体育的四十年,谈起往事,朱建华颇有感慨。时过境迁,四十年的光阴荏苒,朱建华已不再是往日的懵懂少年,中国体育的发展也有目共睹。看着自己的后辈,厚厚的眼镜片背后,有羡慕,也有期待。拍摄的间隙,他一个人默默地坐在看台角落看书,当然看的也是和自己有关的内容。

笔者和朱建华此前还没有见过面,我和他年龄虽然差得不多,但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算两代人了。当他在世界赛场上叱咤风云的时候,我还是个小学生。当他默默淡出的时候,我刚刚做了小记者。不过,我和朱建华也算有点渊源,2008年奥运会期间,美国耐克公司曾经推出过一款朱建华的复刻运动鞋,很荣幸我拥有这双球鞋。十几年来,我穿着这双鞋走过很远的路,鞋已经磨得不成样了,但我一直珍藏着。我喜欢鞋上印着的两个字:突破。那是对八十年代的纪念。

工作结束了,朱建华在力量房看到张挂的杰出校友介绍,他像发现了新大陆:“你们把我的生日写错了。”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朱建华的生日统一“变”成了1963年4月1日,这么写,其他网站也照录。事实上,朱建华的生日是1963年3月29日。不过,朱建华对这个“错误”似乎并不在意。

也许对他来说,过去已经过去了,没必要太顶真。但既然看到了,说一下,还是要的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